恶意拖欠的车费谁买单?网约车司机如何维权?

  • 发表于: 2020-12-25 09:30:47 来源:工人日报

在网约车行业,不少司机表示遭遇过“逃单”。由于车费结算存在漏洞,平台不愿垫付、司机个人不能催收等原因,拖欠的车费往往只能由司机个人“买单”。法律人士表示,谁的漏洞谁来填,司机应积极向平台申诉。

鑫源大厦—万锦紫园,33元未支付;沈阳化工大学—中山公园,45元未支付;鑫宁家园东门—城建北尚A区,25元未支付……这些是沈阳网约车司机李国尧被拖欠车费的订单。截至12月22日,他被拖欠12单,共计349元。

在网约车行业,像李国尧这样遭遇“逃单”的司机不在少数。近日,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随机采访沈阳43位网约车司机,他们全部表示遇到过1个月以上未支付的订单,有的订单甚至超过半年未支付。

不少司机反映,在车费结算中,部分乘客无意遗忘、对订单有争议拒不支付、催款后仍恶意拖欠的情况时有发生,有的乘客甚至申请小号叫车“逃单”。对于这些迟迟不能结算的车费,除了投诉、等待,司机无计可施。

恶意拖欠,平台、司机均表示奈何不了

“其实欠的车费没有多少,但次数越来越多,我这8个月已经遇到了12单。”开网约车3年,李国尧遇到乘客延迟支付的情况不少。

对于超过1个月未支付的订单,李国尧会申请“催收”,让平台给乘客发送支付提示短信,但最终结果还是取决于乘客。“投诉到平台上,客服的回答不外乎是正在处理中,已经催收,请耐心等待。有时候20多天过去了,平台也不给垫付。”李国尧为了避免“逃单”,曾要求乘客现金支付,结果遭到了投诉,还被罚200元。

事实上,网约车平台为了防止乘客恶意“逃单”,设置有同一账号未支付不能叫下一单等功能。但有部分乘客钻空子,通过申请“小号”的方式叫车“逃单”。

记者采访的43位网约车司机分别来自8家网约车平台。各平台对“逃单”处理的态度不同,有的平台在多次催款后乘客仍未支付的情况下,会垫付一半车费。但大部分平台的处理仅限于发送催款短信。

司乘两方对接的支付存在漏洞,为何不能由平台以“第三方担保”的方式结算?2018年,交通运输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《关于加强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》,明确对非法经营资金支付结算等违法违规行为,各相关管理部门可开展联合约谈。

记者致电沈阳一家网约车平台客服,客服小V就此解释说,该平台没有支付牌照,依规定不能从事资金清结算业务。也就是说,网约车平台不能代收乘客车费,再转给司机。“目前,平台能做的只有催收、降低乘客评分等级,在拖欠支付的账号登录瞬间弹出支付页面。”小V说。

司机不能催收,平台不愿垫资

记者了解到,在网约车行业发展初期,对于乘客欠费问题,各平台大多有垫付机制。但目前,在支付模式未发生明显变化、仍存在“逃单”漏洞的情况下,垫付机制却逐渐退出。

有网约车企业表示,取消垫付是因为部分司机“刷单”“绕行”,导致垫付成本过高。小V表示,平台不能助长这些行为,更不能让乘客为多出的路费“买单”。

但记者了解到,目前,网约车后台技术对“刷单”的识别能力已经大幅提升,技术与管理层面对司机绕行也强化了管理,但支付的漏洞却一直未得到有效填补。

在少数保留垫付机制的网约车平台中,垫付集中针对小额、且司机评级较高的未支付订单,但要经过严格审核。在具体操作过程中,只有在经过短信催收、客服电话催收、认定是否为恶意拖欠等诸多环节,并且排除司机“刷单”或与乘客有冲突等行为后,平台才会垫付部分被拖欠的车费。

记者采访的大部分网约车司机表示,自己轻易不会催收,怕得差评,影响派单率。据了解,为保证用户体验,平台严格限定司机讨费行为。如果司机直接给乘客打电话遭到投诉,会面临罚款等惩罚。

今年5月,网约车司机李方杰遇到一笔拖欠32元的订单。平台投诉1个月后未果,他“亲自”拨打乘客电话(虚拟号码)催要车费,但乘客仍拒绝支付。

8月,李方杰查询流水时发现乘客已经支付了拖欠的车费,但平台罚款100元。问询客服才知道,该乘客支付后给了差评,还投诉他态度恶劣。此后,李方杰再也不催收了,遇到久未支付的订单,只能默默点击取消。

谁的漏洞谁来填补

“摊上这事糟心又费事。虽然钱不多,但总不能一直认栽吧,总得做点什么吧。”今年9月,李国尧联合3位经历相同的司机尝试就此事报警,但警方表示这属于民事纠纷,无法立案,建议到法院起诉。

12月,4人咨询了上海段和段(沈阳)律师事务所。律师孟宇平表示,4名司机起诉22名乘客,被告分散且多,涉案金额又较小,建议司机还是应当积极向平台申诉,必要时可以状告平台。

“这种事解决起来并不难,网约车平台结算机制有漏洞,应当由平台加强管理。”孟宇平说。网约车平台迫于行业竞争压力,为了吸引顾客,简化注册成本,提高用户体验度,但不利于行业长久发展。有益的做法是,全行业约定鼓励用户绑定支付账号,比如鼓励绑定信用卡或者其他支付预授权。

李国尧呼吁,乘客应诚信出行,尊重司机劳动。“现在都提倡诚信社会,各种不良记录都纳入个人征信系统,影响个人的贷款、买房。如果支付的漏洞无法封堵,建议网约车行业也建立一个类似的系统。”

针对申请“小号”叫车、“逃一单换一个号”的情况,有从业者建议,平台可以限制用户首单的最高单价,将司机损失降到最低。一旦发现是“小号”恶意拖欠车费,平台应积极处理。

小V表示,目前,各家平台方面正在构建“信用联盟”,比如滴滴打车未支付,支付宝就会提醒。美团打车未支付,不让点外卖。同时,她所在平台将进一步提高技术水平,以更好地识别“刷单”“绕行”行为,最大程度减少司机的损失。

(应被采访者要求,当事司机均为化名)刘旭